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睿教育——张铭炜

启睿机器人科技活动中心——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日志

 
 

泉州人心声!  

2012-04-07 20:24:17|  分类: 心灵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没有罗列泉州的历史,

没有对于其他县市的谩骂,

也没有各界名流的响亮头衔,

只是一个在外泉州人的有感而发。

相信你是泉州人,便能懂。

——————————————————————

樱花三月,

骄阳似火。

百万游人,

遍地残花。

“樱花的劫难”

1893~2012,

我们是百年学府。

辛亥革命的枪声,中日战争的硝烟,我们曾风雨飘摇,我们仍屹立不倒。

因为我们是国立武汉大学,因为樱花盛放的背后,承载了一部沉甸甸的历史。

昔日武大,纵使一国之君亦难强买一寸之地。

然而今日,一张价值十元的白纸,遍足矣成为刺伤我们的利器。

我们似乎很大度,良辰美景,与四方宾客共度,有何不可?

然而我们根本不曾同意,不,是从来没有发言的权利。

我们总是在互联网上怒吼,把门票提高到五十元,或是樱花节期间闭校。

刷屏看上去很有Power,其实一点Point都没有。我们根本无从影响决策。

那也就算了罢,我向来是不太同意对人性抱持极低之评价的,然而现实总是欺人太甚。

我不知道骑在樱花树上是不是会有“非一般的感觉”,

但我知道当你跨上树干的那一刻,不止是樱花在哭泣。

我不知道体验过“十二级台风”的朋友看到“四级大风暴”这样的措辞会不会笑掉大牙,

但我知道如果那样的风力能够刮断樱花树,相信也能把我推倒,毫无悬念。

我承认今天某重庆游客的嘴脸让原本已经静待樱花节落幕的我又起波澜。

特此感谢她对我的“锻炼”。

如果没有她的提醒,我或许还未曾意识到,我们这么经不起“喧嚣”。

然而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实属有感于当今社会对于历史的冷漠与无知,当然,也就谈不上尊重历史。

武大和泉州有太多的相似,而我的身体里,流淌着他们的血液。

“没落的贵族”

正如我常用来形容武大一样,其实这样的形容词用在泉州身上,更显几分悲凉。

一个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一个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港湾。

一个是曾经风光无限的民国四大名校,一个是曾与亚历山大港分庭抗礼的世界第一大港。

胡适曾盛赞武昌珞珈山乃中华文明崛起进步之摇篮,朱熹曾美誉泉州乃“古之佛国,满地皆是圣人。”

蒋中正曾在如今的奥场检阅保家卫国的青年军官团,哈佛三剑客曾在东湖之滨激扬文字,这便是风骨犹存的武大,眼里只有樱花的游人不懂的武大;郑芝龙的福建舰队一度称雄亚细亚而不可一世,郑成功,施琅两度收复台湾,这便是顶天立地的泉州,眼里只有利益的俗人不懂的泉州。

“泉州的声音”

今年的愚人节,对于所有爱泉州的人来说,必是终身难忘的。

身处异乡的我尤其如此。

我几乎从未看见过这么“不听话”的泉州,这么“沉不住气”的泉州。

我的人人和微博,已经被可爱的老乡们连续刷屏三天三夜。

泉州终于发出了她的声音,时而令我感觉振聋发聩,时而越发觉得苍凉无力。

这种感觉,和每天看着爱武大的同学转发“随手拍解救武大樱花”异曲同工。

而对于某些人,我想我是时候为泉州说几句话了。

我们的泉州,在南北夹击之下,依然贡献着全省三分之一的GDP,连续十三年全省第一,你们可曾给过什么政策,给过几个百分比的财政?我们忍了,因为我们不稀罕,我们靠着“爱拼才会赢”,也要活得比你们精彩。我记得高三毕业的时候,我的母校季延中学王毅阳副校长只送了我们一句话,“我一点都不担心你们的前途,因为晋江人不论走到哪里都能混得好。”诚然,我只记得这么一句话,但也足够了。作为泉州的一个县,晋江的经济总量遍比莆田这一地级市略胜一筹,我并没有其他什么轻视省内其他地区的意思,亦对事不对人。我只是想请问,让这样一个“瘦瘦湄洲”,改写我们堂堂泉州港的历史,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还能“听话”吗?还能“沉得住气”吗?不能!

某些人,不用站着说话不腰疼,拿出什么“泉州港依然在泉州,只是名字变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言语。我倒要问问你,你母亲被另一个男人霸占了,还要你随他姓,你他妈的倒是告诉我,节操在哪里!没错,你当然可以选择要一个有权势的后爸,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给我听着,泉州港打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叫泉州港,等我长大成人在外拼搏心系故乡的时候还叫泉州港,在我衣锦还乡直到化作尘埃之后依然叫做泉州港!因为我是泉州人,顶天立地的泉州人。

请原谅我有一点咄咄逼人,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不满的情绪似乎缓解了许多,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冷静地思考一下这件事本身?也让我们想一想事情的背后。

“湄洲何以吞泉州?”

我们先抛开历史,客观地对比一下湄洲湾与泉州港的规模与运作能力。

莆田港口已与世界上29个国家和地区的近50个港口通航。港口货物吞吐量呈现飞跃增长,年增幅50%左右,2010年港口吞吐量达到3906万吨。

泉州港现辟有泉州至日本、香港、两岸三地、韩国釜山等定期散杂货或集装箱班轮航线,与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航,2007年吞吐量达6215万吨,居全国沿海港口第16位,集装箱完成100万TEU,居全国港口第14位。

以下是2007年政府出台之《泉州市港口总体规划》

:报批稿规划范围为泉州市所辖可利用建港岸线范围,北起湄洲湾、南至围头湾,规划分为2010年、2020年、2030年。
 在对我市港口经济腹地进行分析的基础上,立足我市港口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实际,采用基本量和动态量预测对今后23年港口吞吐量的发展水平和到港船型进行了比较科学的预测,预测泉州港至2010年货物吞吐量为1.09亿吨,集装箱为200万标箱;至2020年货物吞吐量为2.35亿吨,集装箱为800万标箱;至2030年货物吞吐量为3.6亿吨,集装箱为1200万标箱。

相信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湄洲湾2010年吞吐量为3906万吨,而泉州港在07年即实现6215万吨吞吐量。而在07年政府文件中规划泉州可整合湄洲湾至围头湾港口,并预计2010年吞吐量破亿吨,2030年达3.6亿吨。

两者对比,高下立断。我更是从未听说有小港整合大港,并以小港名字命名新港的国际玩笑。这回真心替福建感到丢脸。

我甚至不忍心拿泉州港的历史来比较,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与世界第一大港的光环,属于泉州的荣耀比比皆是,但那是过去,我们越追忆往昔,恰恰证明我们现在的弱势。不是吗?

所以关于泉州的光辉史,即使我能滔滔不绝于口,亦无打算再谈了。

但是对于某些决策者轻视乃至无视历史的行径,即使我再言辞激烈,也难以表达胸中愤懑。

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权力说了算的年代,决策者不尊重历史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如果我要历数泉州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恐怕万言书亦难以诉清。

那么仅仅对于泉州港,我们来追究一下屈辱史。

明代,泉州的社会经济进一步发展,但由于明政府施行了严厉的“海禁”,限制泉州港只通琉球,使泉州港对外贸易受到极大限制。成化十年(1474年)市舶司移设福州,泉州的来远驿也随同市舶司废置,标志着泉州港外贸地位的下降。清代,在清初战争和海禁、迁界的影响下,泉州的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破坏,港口的繁华已烟消雾散,城市也凋零殆尽。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台湾,有近一半泉州籍移民,也是为什么泉州人闯遍东南亚。其实大多数泉州人都是迫于生计,背井离乡。

不禁想起上学期在台北交换时,与台北大学许国贤教授的一番对话。教授知道我是泉州人之后便分外关怀。后来一次巧遇的聊天,教授告诉我说“老师也是泉州人,我的祖辈在明朝万历年间翻过黑水沟来台湾生活,一晃便是四百年了,当时有好多泉州人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跑出来求生存啊。”

教授所说的“黑水沟”,便是台湾海峡。而和教授的祖辈一样,由于在本地难以维持生计,成千上万的乡亲忍痛逃离故土,远涉重洋。而后来风光无限的台湾首富王永庆,印尼首富林绍良,菲律宾首富陈永裁等人,皆是这样一些泉州人中的代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于海峡两岸的对峙和紧张的军事形势,泉州港于1957年关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泉州在原有基础上重建港口。1980年,泉州港务管理局成立;

由于政治因素,我们的泉州港被关闭整整23年。我们忍了,港口恢复运营以后,我们便奋起直追,却始终难以摆脱种种政策束缚。作为福建经济的龙头,我们没有福州厦门的交通,没有副省级城市的待遇,连我们的晋江机场,都是泉州,晋江自己筹资建设。

每当我想到,好多在外省上学的泉州孩子,回一趟家动不动就要坐24小时的火车,心情便难以平静。每当我坐在晋江机场的候机室,想到咱厝人受尽欺负还自力更生顽强拼搏的精神,总是夹杂着骄傲和心酸。

“我们何去何从?”

委屈道尽了,愤怒发泄了,但是大家要知道,光凭几句牢骚,几条微博,几篇文章,结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我们是不是该想想? 我们到底为什么受欺负?

不要只会说一些诸如“其他县市嫉妒我们,看不惯我们发展”这样幼稚的言语。

要知道,如果你真的有那么优秀,没有人能阻挡你走向卓越。就算福州是占据“宗法制”先天优势的长子,厦门是特别受宠、尽得好处的小儿子,我们是爸不疼、妈不爱的次子。

So What? 是啊,那又怎样?我们为什么不能靠自己,让爸妈看清楚,这个次子才是最出色的。我们就是能靠自己,我们的小晋江是全省第一强县,我们的大泉州是全省第一经济体。

所以我们何必跟那样一些无知的人计较不清?

今天一个湖南的好哥们听说了泉州的不公正待遇之后说了一句简单的话,我却认为极在理。

“等换一个泉州人当政,你们再把名字换回来不就完了吗?就这么简单。”是啊,就这么简单。也许有人要说,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但我要说的是,如果你总觉得很难就不去做,那它对你来说,永远那么难。 试想如果现在拍板的是泉州人,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如果是一个对家乡历史丝毫无知的泉州人,兴许也会做这样的决策呢?而那样的情况,才是最最悲哀的。

我们能不能,从自己的身上找毛病?

其实对于泉州,相信不少人会有一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当然,这不是说我们不努力,也不是说我们不好。只是相对于我们本应该达到的水平,我认为我们还远远不够。

各位泉州乡亲,问问自己,大家是不是多多少少有一种对于自身泉州人身份的过分自信以至对外地人的歧视?大家肯定都对“啊骚阿”这样的闽南语毫不陌生,因为它贯穿于我们的生活。我们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我们看不起外地人。

这次有不少泉州人迁怒于莆田人,并有不理智的攻击。无疑是值得商榷的。这除了说明你气急败坏并无计可施之外实在没有什么正效应。再说这事是政府决策,本与民众无关,切莫因小失大,伤了两市之友谊。

我知道大家的出发点不坏,大家不过是太爱我们的泉州。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我们应该怎样更好地爱泉州?

没错,我们是有钱,但我们能不能拿出点别的东西去和人家竞争,能不能不要“穷得只剩下钱了”?晋江的少爷小姐们,不要总觉得自己天生就是高帅富白富美,外地人天生就是矮丑挫女屌丝。想想如果没有你的父母,你能不能养得活自己,买得起IPHONE,上得起大学?

我特别想和泉州的那些年轻的富二代们说一句,其实你们有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把花在女人和法拉利上的精力,用来多读点书,多谈点生意?我知道泉州被欺负了你们肯定也不答应,而你们本有实力去做点事情,而不是只有转发微博而已。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是不是应该更“谦卑”,看到自己的不足,学习别人的优点。

我一直很想谈的是,泉州的教育。

我不知道现在在泉州,“读书无用论”还影响着多少人。但我清楚地记得,我的初中班级,刚入学时候有六十来个同学,毕业时仅剩半数。其中多半出去工作,或是做生意。

我也清楚地记得,作为全晋江最好的高中,我们却好几年才出一个北大清华。以至现在每当想起当年不学无术的我遍有几分后悔,若是当初稍微努力点,或许可以到最高的平台去,以后是不是可以为家乡多做点贡献。我相信很多泉州的孩子都有这样的感觉,尤其是那些聪明却贪玩,或是认为读书无用的。我们总是抱怨,抱怨我们十万文科考生只有四千个一本的名额。但是问问自己,你真的尽力了吗?

抛开其他,但说教育,我认为我们真的该向福州和厦门学习。

偌大一个泉州,竞没有一所211大学,更不谈985了。我们如何留得住高级人才,我们如何在21世纪站稳脚跟。

看看厦门在抗争PX项目时的努力。厦大的师生起了多么大的作用?

看看福州,历史上有多少“学而优则仕”的典范,现今更是中国两院院士的摇篮。

为什么人家比你有发言权,为什么人家可以骑在你头上?

因为他们就是比你有权有势,他们才不管你曾经多辉煌。我们爱我们的故乡,别人也爱他们的故乡,我们因为泉州被欺负而怒发冲冠,别人也想趁着自己掌权为莆田做点贡献。我们可以愤怒,但我们更需要理智。

我们天赋异禀,但我们能不能不要浪费这样的天赋。我们能不能好好办教育,好好用知识武装自己。

泉州是一个古老的城市。但如今的泉州,我总能感受到与厚重历史相违背的浮躁。

我希望这一次伤害能唤醒沉睡的泉州,而不是只有虚无的怒吼,却忘记了总结经验教训。否则,这样的伤害还会继续,一次又一次。如果我们知耻而后勇,胜负未可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吗?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东西塔对望究竟多少年/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湾”。余光中老人重游故土泉州留下的诗篇,不会被遗忘。而你我的心中,由始至终,都只存在过泉州湾。

今于武大樱花季,心系泉州,望着那满目繁华随风飘舞,却似目睹故乡刺桐花之凋零。于心不忍,顿时热泪盈眶。遂写下此文,一吐心中烦闷,也望与众乡亲共勉。泉州之复兴,你我皆当仁不让。

                                                                                                                                               泉州人洪鑫诚

                                                                                                                                  2012年4月5日于国立武汉大学

 

我也是一名泉州人,愤怒的口号已经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消息的封锁,让我们无处发生,泉州之复兴,你我皆当仁不让。从你,我,他做起!

  评论这张
 
阅读(10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